冽冽清欢

在极光里拥抱你

ooc慎

丢失了今天午饭的张佳乐正一脸茫然的站在雪地里。这是他们荣耀科考队登陆冰岛以来,遇到最严峻的研究项目。所以他刚才煮的罐头去哪了?

一群人围绕着营地的录像,黄少天愤慨到:“等我抓到这个小偷我就把它做成标本,以告罐头的在天之灵!”

然而紧盯着屏幕的黄少天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伪装良好的白团子,在雪原的掩护下,慢慢的挪到了张佳乐刚放下的罐头前,不动声色的叼起罐头又慢悠悠的挪走。

黄少天捂住了心脏,啊,就是这种恋爱的感觉。

第二天,白团子再次造访的时候,暗中观察的众人嘴角都抽了抽,白团子还担心暴露似的,用爪子按了按伏在一旁北极熊。北极熊包子:“老大我们是不是暴露了?”“哪能儿啊,也不看看哥是谁。”白团子眯着眼摇了摇尾巴。张佳乐把罐头假装无意的放在雪地上,痛心疾首的想你怎么能仗着我们对你的宠爱就这样无法无天呢!

就在第三天,所有人都觉得忍无可忍了。看着挤作一堆的十几个白团子,张佳乐面无表情地把雪地上的罐头拿走了。

突然楚云秀吹了声口哨,喊道:“沐橙!”只见其中一只漂亮的白狐站了起来,就往这边跑来。仿佛吹响了和平的号角一般,为首的那只白狐也放松下来,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雪又懒散的窝着了。

张新杰敏锐的察觉到那只有着可爱下垂眼的白狐正是拿走罐头的白团子。这时白团子的耳朵抖了抖,紧接着他就站了起来,顶着众人期待的目光,迈着小碎步向这边走来,准确说是向拿着香肠的周泽楷走来。

众人看着用两只小爪子搭在周泽楷膝盖上,乖顺地吃着香肠的白团子,狼血沸腾。周泽楷借着半蹲的姿势轻轻抚着白团子的背毛,白团子还时不时配合的晃晃毛绒绒的大尾巴。

丘比特你再向我们射箭,我们就要报警了!

楚云秀抱着那只先前跑来的漂亮白狐,有些怀念的看着白团子:“叶修你和沐橙,还好吗?”

“叶修和沐橙是我们上次来科考时遇到的,起先我们注意到他们是因为他们所在的狐群过于强大,可后来不知为何自沐橙的哥哥出事后,他们不久就脱离了狐群,而狐群也在他们走后渐渐散了。我们这才意识到,其实这只看似边缘化的小家伙才是这个狐群的中心。我们在之后的几次相遇里,把他封为了斗神。”楚云秀的目光渐渐放空,像在回忆那烙印在她心里的,叶修所带的荣光,“你们能想象一只北极狐能将北极熊逼得落荒而逃吗?”

众人看着那窝着的白白软软的一团,无故的,有些心疼,而周泽楷已经开始往背包里拿香肠了。

“当时叶修带着还未成年的沐橙独自生活,我们看不下去了,有时会暗中提供一些小小的帮助,虽然看起来他并不需要,但在察觉后他还是往营地里送了些鸟蛋。我们当时看着沉着脸的韩队,以为他要逮着往他帐篷里塞鸟蛋的叶修,打他屁股了,结果韩队蹲守了一夜想把鸟蛋还给叶修。那时的叶修真是温柔又强大呢。如今他应该从新找到了一个家吧。”

经过这件事,狐群和科考队员们熟了起来,叶修也会在饭点带队来营地里蹭个饭。后来兴欣众人就意识到不对了,每次来营地,叶修要被那群人类蹂躏完,他们才开饭,老叶竟然用自己的美色帮他们交伙食费!这样下去不行的,方锐把头埋在罐头里如是想到。

随着美色交易的歪风邪气盛行,叶修渐渐过上了被小零食包养的小资生活。

王杰希为了让自己的学生高英杰充分认识到叶修的可爱,把他带到了正着舔毛的叶修面前,叶修看看王杰希又看看高英杰,扭头把护在身后的小崽子叼了出来,他一边用爪子揉了揉邱非,一边用眼神示意王杰希,不就是炫孩子吗,我让着你,你先说。

和叶修对视三秒的王杰希,指着他对高英杰说:“叫师娘。”高英杰:?!

说来叶修对那个温和笑着的喻文州是相当警惕的。原因也很简单,喻文州对他笑着笑着,就上手摸了,摸着摸着手的走向就不对了,不对着不对着就被往帐篷里带了,把他带进帐篷里就不说了,竟然还把他往睡袋里塞!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他一定是想对自己的尾巴下手了。然而已经整只狐狸都被惦记的叶修还是太天真了。

一次,众人在科考时遇见了正在扒旅鼠窝的叶修,叶修正好一跃而起压在了旅鼠窝上,众人微微仰头拿出纸巾,啊,优雅的大白屁股。拿着摄影机的张新杰微笑着给叶修的屁股来了个特写。

考察队要离开了。黄少天抱着叶修难过的不能自已,而叶修也抱着平时装着他零食的背包难过的不能自己。兴欣众人为他们举行了告别仪式,原本只是想和他们握握爪的叶修,被抱起拍了下屁股,之后事态的发展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那天叶修正坐在岸边思念着他远在大洋彼岸的香肠,这时它听到了船只破冰航行的声音,当他并起小爪子站在冰面上眺望时,发现他的香肠又回来看他了!

-end-

评论(4)

热度(77)